信史实学新知美文《〈百年潮〉精品系列》序

写点什么呢?就写写创办和支撑这个刊物尽心尽力最大的三个人,不妨称之为《百年潮》创业的“三君子”吧。

第一位“君子”是胡绳。办这个刊物,他是创意者。他是我的老领导。上个世纪的50年代中,他任中宣部科学处长时,我就曾在他手下任干事;40年后,他任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兼中共党史学会会长时,我又是他的副手,任常务副主任兼常务副会长。

胡绳认为,党史研究成果主要在党史界内阅读、流传,这种“体内循环”的情况应当改变。走出专业人员的阅读圈子,到更广大的群众中去寻求读者,应当是党史研究工作的一个重要方向。所以,除了办好党史研究的学术刊物以外,他还希望办一个通俗的、可读性强的讲党史、革命史、近现代史的刊物。

胡绳是马克思主义通俗化在中国的先驱。30年代他和艾思奇等同志,就写了影响甚广的马克思主义的通俗哲学读物。现在,身任中国社会科学院院长和中央党史研究室主任的胡绳,又建议办中国近百余年历史的通俗刊物,这展现出他作为一位史学大家的宽阔眼界、超出纯粹学术研究的眼界。我们在党史室和党史学会工作的同志都秀赞成这个建议。于是,就有了《百年潮》。

说“于是就有了……”,说得轻松,做起来就不那么轻松了。把一个好的创意付之实践,组织班子、约集稿件、编成刊物,并且坚持下来,是一件艰难而辛苦的事情。担负起创办《百年潮》重任的,是郑惠。这是我这篇序言里说的第二个人——第二位“君子”。

郑惠是我从高中时代就相识相交的老同学、老同事。1994年他从党史研究室副主任的领导岗位上退下来,担任了党史学会的副会长,用习惯的说法是到了“二线”。他熟悉党史,又熟悉编辑工作。曾经参与第二个历史问题决议的起草,参与主持《中国历史》上卷的编写,参与《中国的七十年》的编写,参与主持《回忆》的编写和《文集》、《谈中共党史》的编辑。创办《百年潮》的建议一出,郑惠自告奋勇,承担重任,大家也都认为他是适当人选,赞成和支持他当这个新办刊物的社长。郑惠实实在在是操尽了心,费尽了力。《百年潮》一出世,就显得很有生气,很有看头,在史学界和热心读史的读者中引起广泛的好评。

No Comments

Categories: 世界杯足球怎么买球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